历史深处的忧虑(历史深处的忧虑)

历史深处的忧虑

今年又是历史上最困难的一年吗?文章的标题借用了林达夫妇《近距离看美国》系列丛书的第一本《历史深处的忧虑》。作为四本系列的开篇,《历史深处的忧虑》用讲故事的方式对美国自由民主精神的起源,美国法律、政治制度的建立和发展娓娓道来。这是一本豆瓣评分9.0的书,的确值得一读。
然而今天的话题仅仅是借用标题而已。华夏民族已有5000年历史(即使抛去夏商,也近3700年),我们难以拨开千年历史的层层迷雾,去探索当中埋藏的忧虑。因此与其说是源自历史的忧虑,今天更想讨论的是站在当下,我们对于未来的焦虑。
自2018年3月特朗普宣布基于对中国发起的“301贸易调查”对从中国进口的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毛衣战已经持续1年半了。即使双方首脑已经在日本G20峰会期间当面交换意见,现阶段看来,恐怕也依然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

距离华为CFO在2018年12月被捕已经过去大半年,即使有国家和民众的支持,华为依然面临极大的挑战:在2019年6月17日举行的《A Coffee With Ren》活动中,任正非表示“在当前环境的影响下,未来两年华为会减产,估计会下降300亿美元”。但若没有非商业因素影响,华为未来两年本应该增产多少呢?
香港的事件已经在短短2个月,就已经发酵到难以收拾的地步。有组织的冲击ZF机关,玷污国hui,剪断警察手指,机场暴力对待80多岁的老人……这些我们概念里只会发生在战乱/宗教冲突地区的野蛮行径,竟然发生在了亚洲金融中心香港。
更不用说南海问题、TW问题这些老生常谈、困扰我们已久的话题。
我们不得不承认,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眼下所面对的,恐怕是最严酷和恶劣的外部环境。
而放眼国内,我们看到的同样是不容乐观的一连串数字:
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2.4%;
二季度中国GDP增速降至6.2%;
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60.1%,其中6月消费增速达到9.8%,但主要贡献来自于汽车排放标准提升而带来的清库;
我们的大A股在宽松之下走出了春季行情,然而好景依旧不长,很快就被打回原形,3000点近在眼前,但却又遥不可及;
衣食住行全方位的涨价每个人应该都感同身受,猪肉则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当然其中有非洲猪瘟的因素);

内忧外患,让我们不禁感叹:今年,又是历史上最困难的一年?

然而未来,或许会更加困难?眼下看来,毛衣战已不简单是一场利益之争,而是融合了文化冲突和利益纷争的全面对立。各种迹象都表明,这将是一场长期的拉锯战,短时间内,我们无法脱身。
我们的科技企业依然受人制肘,短暂的零部件供应解封,反而更加凸显我们的窘境。科技的发展并非一朝一夕,“弯道超车”这种美好的愿景在真正的硬核科技行业,或许根本不可能发生。
香港问题从一开始的只字不提,到如今媒体、官方不断的发话支持港警、谴责暴徒、抨击“背后”势力,但我们所观察到的却是事态愈演愈烈,颇有失控之可能(这次事件,也凸显了我们在处理类似问题上严重的经验不足)。
而国内经济呢?作为非专业人士,我们无法给出未来的数字。但是我们却能切身感受到很多现象:
从去年年中起陆续有大量的民营企业出现债券违约,这一现象直至今天依然在发生,且没有停下的迹象;
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在喊过冬,“减员增效”成了核心KPI;
996在今年上半年突然成了互联网公司的标配;
投资越来越难做,而上市后的独角兽则几乎无一幸免地破发,有些甚至跌去近半市值;
恒大研究院的任泽平一向唱多。然而近期,他发表了一篇《充分估计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严峻性——全面解读6月经济金融数据》的文章,罕见地提示大家对下半年,甚至是未来1-2年严峻的经济形势做好充分预估。

看来2019年并不是最困难的一年,因为难的还在后面。

我们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因为父辈们在改革开发大潮中的奋勇拼搏,让我们拥有了优渥的物质条件、优质的教育医疗资源,中国经济这艘破浪向前的巨轮为每一个愿意努力和追求成功的人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我们这一代人又是不幸的。因为40年高速的增长之后我们走到了历史的关口,一个现代历史上未曾有国家达到过的关口,每一步都必须小心谨慎,免得触及暗礁。我们身负重任,因为中国这艘巨轮驶向何处,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而对于我们每个个体,又必须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长而时刻保持焦虑感。
我时常打趣,相比美国人,中国人活得太累了。
就拿中产阶级来说,我们不得不关心国内外经济,关心房价、汇率、毛衣战或是中东危机;特朗普上台之后,我们还得时不时走到墙外,去看看他又在twitter上发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朋友聚会,我们可以发现每个人都能对国际形势发表滔滔不绝的演讲。并不是我们各个都想成为大政治家、大企业家,而是这些看似遥远的话题,却真正对我们的生活、命运产生关键影响。我们的房价一年可以涨30%,汇率可以几个月就从6.2接近到7,而川总的一条推特,则可以轻松血洗A股。

川总27号的一条twitter,为本周将在上海开展的毛衣谈判蒙上一层阴影
而美国的中产阶级呢?压根不用关心房价、汇率,大部分人肯定也对毛衣战毫不在意。条件差点的,关心的事情是这个月的信用卡怎么还;条件好点的,吃饭时候讨论的是football、下一个旅游目的地。如果你看到一群美国人吃饭的时候在讨论房价或者高谈阔论美国对华政策……不,你不可能看的到。

不要辜负这个美好的时代看上去一切都是悲观的。确实从短期来看,我们也将经历一段“苦日子”。但我们依然不应该对未来失去信心。
借用刘鹤副总理在上个月陆家嘴论坛的发言:
我们看到巨大的市场潜力不断地拉动中国经济长期向好,我们需要关注大趋势。所不管暂时出现什么情况,长期向好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
再借用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先生在2019中国财富论坛的发言:
我们正处于一个比较焦虑的时代,其实国家已经取得了很多建树,不需要那么焦虑。现在大多是高速增长的焦虑,如果去掉这个,国民可以平淡、平静很多。其实我们的经济长远潜力巨大,需要一点耐心和时间,所以希望大家能够淡定、气定神闲地进行系统调整,这样未来国家会走得更好。
从某种意义上讲,过去40年,我们面对的那些困难,也绝不简单。虽然有曲折,但是中国速度和中国奇迹仍然不停地在上演。展望未来,我们没有理由沮丧和泄气。丢掉一些包袱,或许我们能跑得更快。
从某种意义上说,从我们出生在这96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应坚定唯一的一个选项:Long China。

历史深处的忧虑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