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四大奇案(清末四大奇案之三:太原奇案)

晚清四大奇案
今天我们来说说太原奇案,这是清末四大奇案中慈禧唯一没有插手干预的一个,也是故事最有趣、情节最离奇、结局最美好的一个。
山西太原有个财主,非常富有,人称张百万,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金珠嫁给当铺李掌柜的儿子为妻,婚后半年便成了寡妇,被夫家赶出去另住,小女儿叫玉珠,很早便与太原巨商之子曹文璜定了亲。
定亲后不久,曹家出外经商失败,家道中落,一家人流落他乡,几年没有消息,张百万眼看女儿越长越大,便打算为她另择一户好人家,但玉珠认为己既已许配给曹家,就是曹家的人了,执意不从,张百万苦劝无果,便瞒着玉珠将她许配给太原大户姚半城的儿子姚思孝。

巧的是,就在快要成亲的前几天,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的曹文璜上门投奔来了,张百万嫌贫爱富,不想坏了与姚家的好事,便打算半夜偷了曹文璜的随身物品,来个死不认帐,将他赶出家门。
没想消息让玉珠得知了,在丫环秀香的帮助下,玉珠与曹文璜连夜投奔曹父故交交城知县陈砥节去了,张百万发现后气急败坏,立即派人追拿,但遍寻无果,便怀疑他们躲在玉珠姐姐金珠的家中。
张百万带着随从进金珠家东翻西找,左寻右寻,却完全不见两人踪影,最后把目光落在一个锁着的大衣柜上,金珠推说掉了钥匙,死活不愿打开,张百万认定曹文璜和玉珠就躲在衣柜里,便不管三七二十一,让人强行把衣柜抬回家去。

一回到家,张百万立马让人把衣柜劈开,却见里面躺的并不是曹文璜和玉珠,而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和尚,可能闷得太久,已经没有了气息。
张百万登时感到天旋地转,小女儿与情人私奔,大女儿与和尚偷情,这可如何是好?就在他无计可施时,管家说:“反正二小姐已逃,不如将这个死和尚穿上嫁衣,装扮成玉珠,就说突然暴病身亡,既可以给姚家交待,也可以遮掩丑事。“
张百万听了,觉得这主意不错,便吩咐家人依计而行,大家七手八脚的将和尚打扮得像模像样,然后抬上灵床,用白布盖住全身,安排了几个小伙子守灵,准备第二天向姚家报丧。

过不多久,一个小伙子隐约听到灵床有些声响,回头一看,只见那和尚身体似乎有些挣扎,小伙子以为自己眼花,连忙喊上其它几个来看,却发现和尚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几个人吓得魂飞魄散,大喊诈尸了,四下逃散。
等张百万听说诈尸过来看的时候,那尸体已经走得无影无踪,没有尸体就无法跟姚家交待,张百万只好到县衙去报案,说自己女儿玉珠暴病身亡,半夜诈尸,请县太爷帮忙找回尸体。
阳曲县知县杨重民接到张百万的报案,虽然并不相信,但也同意派人在县城里查找,就在此时,又有人报案,说开化寺附近的井里发现了一具男尸,他便打发了张百万等人,先处理命案去了。

杨重民到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打捞上来,是个相貌俊朗的出家人,看上去年纪只有二十多岁,穿着件灰色布衣,身上有两处刀伤,有僧人认出他就是开化寺的和尚定慧。
杨重民询问了一下众人,找不到什么线索,寻思和尚不穿僧袍,却穿着普通的布衣,便打算从这下着手,让衙役去查找平素穿着相似衣服的人。
很快,衙役就找到了几个,没人承认和尚身上的布衣是自己的,杨重民便命他们试穿,除了西城外开豆腐店的莫老实外,其它人都不合身,杨重民登时觉得莫老实嫌疑最大,立即派人去他家搜查证物,并押他到公堂审讯。

杨重民喝道:“莫老实!你和那和尚是什么关系?为何将他杀死?怎样弃尸井中?凶器藏在何处?老老实实招来,若有虚言,休怪本官大刑侍候。“
莫老实说:“大人,这事太过奇怪,我说了怕您不信!昨日接近天亮的时候,外面有人拍门,我开门时吓了一跳,门外站着一个头戴凤冠身披霞帔的新娘子。我正想着是不是大户人家逃婚的小姐,一听那新娘开口说话,才知道原来是个男子。
那人说道:’我是开化寺的和尚,半夜里突遭奇事,所以这个打扮,现在要逃要回寺里,怕路上遇到麻烦,只求老人家给件旧衣服我换一换,贫僧这里谢过了。’

我便找出这件衣服,给那和尚换上,和尚说不想白要我的衣服,要把凤冠嫁衣送我,我哪里敢要,只让和尚快走。
那和尚却道,我一个和尚拿着也不方便,你收起来别让人发现,也别提我来过这里,说罢便匆匆而去,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死在井中。他那身嫁妆我打包藏在家中,但他的死和我无关啊,我说的都是真话,大人千万要相信啊!“
话刚说完,去莫老实家搜查的捕快回来了,带着一把切豆腐的刀和一身新娘的嫁衣。经张百万证实,这嫁衣正是他女儿玉珠诈尸时身穿的那套,杨重民一听,不但不相信莫老实的话,反而更加认定他就是杀害和尚的凶手。
杨重民接着再审道:“莫老实,本官不信会有和尚半夜穿着嫁衣游荡,该不会是你与和尚见财起意,将张家女儿杀人劫财,而后分赃不匀,又杀了和尚吧?快快从实招来!”

莫老实刚刚还想着如何才能脱罪,没想到不一会又加上一条人命,他又惊又怕, 愣了半天,终于回道:“老头我确实没有杀人,不过倒想起一件事,和尚来之前,有一对小夫妻来过,自称是张百万家的女儿女婿,因张百万悔婚便一起私奔,两人歇了一会就走了,临走时说要借我的驴,给了我十两银子。“
旁边的张百万一听急了,大骂着:“都知道我小女嫁的是太原姚家,你这老头一派胡言,实在可恶。”
杨重民听张百万这么说,再不给莫老实好脸色了,当下叫人给他上刑,莫老实一把年纪,那里受得了,很快就招供承认与和尚合伙杀了张百万的女儿,然后想把财物据为已有,便连和尚也一并杀了。杨重民赶紧让莫老实签字画押,然后上报太原府。

两条人命的案子几天便结了,杨重民不免沾沾自喜,谁料十多天后,来了一个秀才,说是为莫老实申冤的。
这书生正是曹文璜,他告诉杨重民,张百万的女儿玉珠根本没死,目前在交城知县陈砥节那里,而他是来阳曲县找莫老实还驴的,听说莫老实被误作杀人凶手入狱,便来县衙为他申冤。
杨重民自然不信他,叫人把张百万喊来对质,张百万见了曹文璜,不但说根本不认识他,反而咬定是他杀害了玉珠,杨重民不想多生事端,不但不去查证曹文璜的话,反而把曹文璜收了监。
这边张百万也是又急又气,这个曹文璜太讨厌了,拐了他女儿不说,还要跑回来翻案,处处跟他过不去,他决定无论出多少钱,也要治曹文璜一个同谋之罪。

案子发到了太原府会审,太原知府沈琮是马上要辞职还乡的人,没想到临走前还能收到张百万托人送来的几千两银子,自然按照张百万的意思,硬说曹文璜是杀人同谋,曹文璜开始不认,但顶不住连续几天的酷刑,最终被屈打成招。
不知道该怎么说曹文璜的运气,说他好吧,帮人申冤却被当成杀人同谋,说他坏吧,审完不久沈琮就告老还乡,接替他的新任知府正是他带着玉珠投奔的原交城知县陈砥节。
陈砥节为人十分念旧,以前曹父对他颇为照顾,他一直记着这个恩情,穷困潦倒的曹文璜投奔于他,他不但没半点嫌弃,反而当作自己儿子看待,听说曹文璜的事后,正想着如何营救,机会就来了。
陈砥节一到太原上任,马上上书刑部要求重审,接着便四处调查人证物证,他现在是杨重民的顶头上司了,但并没有为难他,而是让他与自己一起同审。

两人坐好后,便让人传张百万上堂问话,陈砥节问:“张百万,你女儿是怎么死的?现在尸体在那?“张百万答道:”急病而亡,诈尸不见了。“
没想刚说完,玉珠就从旁边的屏风闪出来,道:”爹爹,事到如今,你就别说谎了,我明明活生生的,那来的什么诈尸?“女儿出现,张百万只好把玉珠跟曹文璜出走,自己去金珠家找人,却找出个和尚等事一一说来,陈砥节听罢,念他毕竟是曹文璜的岳父,有心不为难他,罚了他一些银子了事。
杨重民说:“诈尸案结了,那凶杀案呢?“陈砥节笑笑说:“别急。”让人把守城士卒带上堂来,经士卒证实,那天夜里三更时候有一对年轻夫妻出城,身上还带着给陈砥节的书信。
陈砥节说:“曹文璜和玉珠三更就离开城了,而和尚差不多天亮才到的豆腐店,那已经是五更后了,曹文璜断不可能是杀害和尚的凶手,而莫老实为人忠厚,又一把年纪,无故去杀和尚也于情理不通。”杨重民问:“照大人的意思,凶手另有其人,看大人胸有成竹的样子,是否已经知道真凶是谁了?”

陈砥节说:“现在还不知道,但要找出来也不难。”杨重民一脸怀疑,问道:“如何去找?有线索吗?” 陈砥节说:“线索早就有了,就是莫老实家搜出的那把豆腐刀。”
陈砥节根据刀上的标记查出,该刀为城里李铁匠所打,并根据李铁匠的供词找到所有打这款刀的人,其中只有一人带着妻子离开,时间正是和尚被杀的第二天。
这人叫吴一刀,是个杀猪的屠夫,陈砥节说,已经派人去追捕他了,只要没逃远,很快就会落网。果不其然,三天后,吴一刀和妻子就在邻县被捉拿归案,刚进公堂,他就一五一十主动披露了杀人经过。

原来,那日定慧在莫老实那换了衣服后,在回寺的路上遇到了吴一刀的老婆叶阿菊,忍不住又去撩拨,叶阿菊见定慧长得清秀,便把定慧引到家去,被回来拿东西的吴一刀逮个正着。
怒火中烧的吴一刀追上匆匆而逃的定慧,从背后捅了一刀,待他倒地翻身时又是一刀,念在夫妻情,他没杀吓得浑身发抖的叶阿菊,只让她帮忙将尸体扔进井里,第二天便收拾行李带着她离开阳曲县。
陈砥节听完,当堂宣判:曹文璜、莫老实当庭释放;定慧诱奸在先,吴一刀激愤杀人,杖二十流两千里;叶阿菊与人通奸,杖责一百,送按察司核准。

断完案子,陈砥节又给张百万写了封信,希望张百万冰释前嫌,原谅女儿,接受女婿,一家团圆。现在曹文璜已经是知府大人的义子了,而姚家也已经退了亲,张百万不但赶紧答应,还亲自上门赔罪,两家不久后成婚,皆大欢喜。
这个故事在四大奇案里是最有趣的,但不知为何却甚少被人拍成电影电视,目前知道的只有一个,2000年的国产电视剧《衙门口》,道长随便看了下,没啥感觉,有兴趣的,自行观看。
下回最后一个了,名闻天下的杨乃武和小白菜案。

配图来自国产电视剧《衙门口》

晚清四大奇案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