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员的职能(巴纳德《经理人员的职能 》之安德鲁斯导言1)

经理人员的职能
开始一段细读巴纳德的旅程,不知道要多久,不知道怎么个节奏,根据精力来吧。按照书中的内容,先看到了安德鲁斯的导言(序),也就从此开始吧。
从我目前读过的巴纳德的研究著作,研究论文等资料来看,真正下了功夫去理解巴纳德并理解比较到位的,还是安德鲁斯,他的30周年版导言内涵最为丰富。这样的序言有几个特点,一是不突出自己,就是介绍巴纳德,这种标准屏蔽掉了很多主要想借助巴纳德扬名自己的;二是,对著作本身的思想、理论内容理解到位,每一句话恰到好处,不去按照自己的理解歪曲巴纳德;三是,评价较为客观,不神化作者,不贬低作者,带着一颗探索和尊重的心。
顺便感谢一下中国社会出版社,1997.10第一版,翻译者,孙耀君(等译)——不知道这个“等”字是否埋没了无名的能人?一并致敬。孙耀君,校订。那批翻译者非常认真,再次致敬。此版是根据1968年版印出。
其导言的第一段如下:
“现在第18次重印的《经理人员的职能》一书,从它首次出版以来,其影响和发行量都已稳定地增长。1967年的发行量几乎等于1939年的4倍。最近5年中的每一年,以及其他绝大多数年份,每一年读者的兴趣都比前一年要高。几乎在所有论述到组织问题的文献目录中都要提到巴纳德。J·K·加尔布雷斯的《新产业国家》(1967年)这样的流行著作中也提到了巴纳德,他认为他“给一个组织提出了最有名的定义。”这样一本严肃而深奥的书却在各个领域收到了明显的尊重,这一事实是很值得予以说明的。本导言试图把巴纳德有关组织的研究同他以前的单纯合理主义的理论和在他以后的各种奇异的学说联系起来作说明。这样就易于了解巴纳德的学说为什么会超越于行为科学学者、数理和统计决策学者以及其他各种有关组织行为的临床和实验学者(更不用说那些将军、首相、总经理和其他实务家的书了)所掀起的骚动而仍然受到欢迎并具有权威性。”
上面这一段是安德鲁斯导言的开始,我非常喜欢。
他说出了巴纳德的书,是一本经得起考验的并受到各种身份的人尊重的书,这显然和“鸡汤”“准鸡汤”区分开了,他的书得以传世,靠的不是自吹自擂的忽悠,不是自我标榜,更不是什么市场活动作用下的产物。是的,有些书刚出来火爆,销量很大,然后就成为垃圾。认真的思考者、研究者要写什么书作为梦想呢?似乎类似巴纳德的比较好,犹如美酒,历经时间考验,久而弥香。
话锋一转,安德鲁斯直接尖锐的评价了。巴纳德的理论,与合理主义者的理论不一样。注意!这是个非常有价值的评价。巴纳德之前,合理主义,泰勒及其拥趸者占据着管理研究的中心位置,这种有用实用的理论与巴纳德的理论有区别,或者说,巴纳德的理论是另一种价值,这对于理解管理思想的演变,很有帮助。补充说来,埃尔顿·梅奥,几乎与巴纳德同时代,他也是对单纯的合理主义者不满的人。人,人的组织,这是管理进入现代的一大特征,要感谢梅奥、巴纳德等人。
更有意思的是安德鲁斯用了“在他以后的各种奇异的学说……”看到这里,我想笑,会心地笑。有些管理研究,指的是巴纳德之后的一些管理研究,太可笑了,尽管有点价值,但是思路太简单了,甚至有误导管理进入歧途的负面作用。比如,搞一些象限,分个类,搞一个格子,做出些一一对应的要素关系。安德鲁斯好犀利,用奇怪的学说一语道破天机。如果以我的素质,比较低,可能用装X等词,不好说了,这与我努力不去说任何事“坏话”的价值观冲突,就不说了。
当然,安德鲁斯说巴纳德超越了谁,佛曰,众生平等,些许俗智俗慧,何足道哉?可是,真想区分一下啊。安德鲁斯最解气的一句话是括号中的——(更不用说那些将军、首相、总经理和其他实务家的书了)。^_^O(∩_∩)O哈哈~此处不仅为巴纳德鼓掌,更要给安德鲁斯鼓掌……
有时候感到悲哀,真的,悲哀,某处的环境是,那些括号中的人懂理论,有思想,什么都正确。随便一个实务家,仿佛就是理论大拿,仿佛就是思想家,这太可笑了。研究,理论,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如果是个人就能搞,还有什么必要独立存在?对实务家没有一点不尊重,那是些成就社会的人,干实事,做成事,但是,那样一批人的本职不是思想者,不是理论工作者,不是研究者。有钱,有权,有影响力,不能覆盖一切吧。
安德鲁斯,服你!

经理人员的职能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