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又名什么(给所有未婚的你:结婚生子前这2件事需要知道)

庄子又名什么
结婚生子,养儿防老,人们需要通过这样的追求,来保障自己的安全感……
但,会不会有时候这样的期待和要求,才是最大的不安全感来源呢?
——吉祥师兄

01PART ONE有一位师兄得了肺炎,那阵子必须每天去医院挂点滴。
他在医院看到了很多生病后却需要独自看病,独自挂点滴的老人,他们有的已经老得走路困难,只能缓慢着小碎步向前挪动。当从这些老人身边走过很久,回头一看,能看见他们只是努力的走动了一点点距离。
有人问这些老人,年纪这么大了,怎么孩子不陪你来看病?
老人的回答,往往是子女都在忙着……孩子要上班……他很忙,没时间……几乎没怎么听说过是因为家里没有晚辈孩子,才会如此辛苦。
老人的膀胱蓄尿功能是很弱的,几个小时的点滴下来,是必然要去几次厕所才可以的。
于是,人们就能看见这些老人吃力的一只手举起点滴瓶,另一只手垂着,缓慢的往返厕所。因为他们的手难以举高,也很难保持稳定,所以,通常不需要很久,老人的输液管,甚至手上,就会献血淋漓……
可能是针管移动掉了,可能是因为液压不够,而使得鲜血回流到输液管中,总之,甚是可怜。

那一刻,师兄想:
如果,此刻老人口中正忙着的子女回到幼年,当他们生病时,工作中的父母会因为忙,而不顾你们的生病,让你们独自去医院治疗吗?
父母恩,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忽视的。因为习惯了,所以,就会忘了回报。

特别是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和老人分开居住,各自有各自的小家庭,自顾自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对不能每日出现在眼前的老人嘘寒问暖呢?
以前的家庭,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在外打拼工作,女人在家操持家务,那样的分工,能导致一般家庭中,白天晚上都会有老人和年轻人共处一室,怎么样都能照顾到一些。而现在,男人出去工作,女人大多也都没闲着。

大家都在忙,老人能在心中排第几位呢?
古时候有云:养儿防老。

而在当今时代,养儿和防老已经很难有必然关联。

末法时代,人心不古,很多人由于业力感召都会生了累世仇家,不但不能防老,严重的还可能会要自己的命。就算不是仇人,只要是来讨债的,将一个孩子从小到大没完没了的操心不算,老了,他(她)还要你继续操心。
现今社会,我们能在网络各大媒体平台看到各种关于这类事件的报道:“养儿防老”渐成“养儿啃老”。
如果能生个报恩并且有福德的孩子,那倒真不错。

不过如今这个现世报的世界,要生出这样的小孩几率和中福利彩票头奖的几率差不多。
因此,人的一生中是否一定要生个小孩?还是随缘看待这个问题比较好。

如果真的有了,不要抛弃;如果一时半会儿没有,也不要绞尽脑汁,焦急追求。
毕竟快乐这件事,是自己内心的定义,而不是具体某个人事物的具足。

我们要说服的是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必须要一个什么什么……

02PART ONE当然,人的执念也是很可怕的。
有时候人们很难豁达的看待自己的人生,非要通过比较,通过别人人生,来衡量对比自己的生活,如此,苦乐便不再自由,甚至,有时候我们会对自己做——道德绑架。

之前有个纪录片《人间世》其中有个案例,说是一位生了癌症的女人,为了圆满自己这一生能为自己心爱的人,生个孩子的愿望,不顾医生的劝阻,毅然决然的生下一个孩子,然后离开了人间。
曾经她是最美抗癌妈妈,她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
2016年10月,怀孕5个月的她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当时她结婚才1年不到,婚房里的大红喜字犹在,可命运却和她开了一个致命的玩笑。
医生说她的病情刻不容缓,需要立即采取治疗措施,孩子不能再留了,必须立刻住院接受治疗。
在咨询了医生,癌细胞不会传染给孩子时,她毅然拒绝了:“如果让我引产,我就跳下去。”
她说:“我不能让我老公就这么一个人过一辈子,他老了也要有人陪。”她想为丈夫韩诗俊留一个生命在这个世上陪伴他。
她觉得孩子是她生命的延续,孩子会陪伴老公走过余生。于是她不顾家人和医生的反对,坚持撑到让孩子在肚子里待满了7个月,剖腹产生下了孩子“小笼包”,孩子生下的时候才2斤左右。
孩子一出生就被抱进了保温箱。隔着保温箱他和老公给孩子唱《宝贝》:我的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可奇迹不会因为你有多眷恋这世间就会出现。人生本就是一场悲欢离合的旅行,总有人要提前到达终点。真实的人生,可不像电视剧,再悲催的故事,编剧都能安排一个圆满的结局。
产后第六天,她就被确诊为更为凶险的癌症之一:戒印细胞癌。
已经到了没有手术的必要,也没有治疗的可能了。只能通过化疗的方式减轻痛苦延长寿命,让她和孩子能够多相处一会罢了。
她拖着病重的身体,给孩子提前录制了18个视频,1到18岁每年一个生日祝福。
带着对丈夫无限的眷恋,她给丈夫唱了一首张国荣的《共同度过》:“谢谢你风雨内,都不退愿陪着我,没什么可给你,但求凭这阙歌。”
奇迹依旧没有出现,生离死别如期而至,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小笼包”10个月的时候。
斯人已逝爱犹在。人们都在想:她的孩子,在多年后看到母亲为他录的视频,这份爱的力量,足以激励他挨过生命中每段晦暗的时光。
他的丈夫,多年以后想到妻子的笑脸和深情的双眼,依然不会后悔和她在人世间重逢的一段时光。
只有面对过生离死别的人,才能体会一家人整整齐齐健健康康在一起是多么奢侈幸福的事情。
然而,后来有网友爆料出这位女子的丈夫其实在她离世一年之后就另娶他人了。令人唏嘘的是,这位女子舍命生下的孩子,韩诗俊没有带他去自己的新家一起生活,而是把他过继给了自己的堂姐。
网上也掀起了一股关于“舍命生下孩子到底值不值得”的讨论。
曲终人散,新人替旧人。一个人若一直沉浸在一首曲子里不能自拔,不一定是深情,也有可能是执着。

这个案例,让人不由的想到庄子。

庄子又名庄周,一日在白天睡觉,梦见自己变成蝴蝶,在园林花草中翩翩起舞。最终大梦醒来,大彻大悟,学会了诸般神通。之后游学天下,在齐国时被齐王看中,把侄女田氏嫁给了他。田氏花容月貌,风姿绰约,两人相敬如宾,如鱼得水,选择在深山之中隐居。
一天,庄周外出看见一座新坟,土还没有干,坟旁边坐着一个穿孝服的小媳妇,正拿把扇子,对着坟上的土扇个不停。
庄周感到奇怪,就走上前问:“夫人,坟里安葬的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拿扇子去扇坟上的土啊?一定有原因吧?”
小媳妇边扇边回答:“坟里安葬的是我丈夫,不幸去世了,埋葬在这儿。他生前与我十分恩爱,临死都不能割舍夫妻的情分,于是留下遗言,要等到他坟上的土干了,才让我自由改嫁。坟上是新土怎么能马上就干呢?所以我才拿扇子扇它。”
庄周心想:“这妇人好性急!亏她还说丈夫在世时,夫妻恩爱!如果夫妻不恩爱,还要做出什么样的事呢?”就对她说:“夫人,你要让新土马上干燥吗?这非常容易,我愿意帮你扇干它。”
小媳妇一听,立刻站起来,向庄周深深地行个礼说:“多谢您啦!”说完,把扇子递给庄周。庄周施起法术,举着扇子向坟顶扇了几下,那坟上的土马上干了。
小媳妇顿时眉开眼笑,从头上拔下一支银钗,连同那把扇子送给庄周,作为谢礼。庄周把银钗还给她,只接受了那把扇子。小媳妇也不推辞,拿回银钗,高高兴兴地走了。
庄周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拿着扇子,不停感叹。田氏听见庄周一直叹气,就问:“你为什么事叹气呀?这把扇子是从哪里得来的?”
于是,庄周就把遇到小媳妇扇坟的事说了一遍。然后举着手里的扇子:“这是小媳妇拿着扇坟的扇子,因为我帮她扇干新土,所以她把这个送给我做谢礼。”田氏听后,也十分气愤:“这样薄情的妻子,世间少有!”
庄周笑着说:“不要空口白话,若赶上我不幸去世,难道你可以三五年不改嫁?”
田氏一本正经说:“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事二夫。谁见过好人家的女子喝两家的茶,睡两家的床?如果不幸轮到我守寡,别说三年五载,就是一辈子也不会改嫁!”
庄周摇摇头:“不好说,不好说!”庄子道生前个个说恩深,死后人人欲扇。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田氏听了大怒,骂道:“有志气的女子,胜过男人。像你这样无情无意的,还以为别人也和你一样。我们女人家,是要从一而终的!”说完,从庄周手里抢过扇子,撕得粉碎。
庄周苦笑一声,什么也没说。
几天后,庄周忽然生病,越来越重。田氏守在他的床头哭个不停。
庄周对她说:“我病成这样,拖不了多长时间。可惜那天你把扇子撕碎了,要是留到现在,正好可以扇坟!”
田氏含泪说:“你不要多心!我知书答礼,一定会从一而终。如果你不相信,我愿意死在你的前面,表明心志!”
庄周说:“听了你的话,我死也瞑目。”说完,就咽气了。
田氏放声大哭,随后又找人准备寿衣棺材,安排后事。山前山后的村民,知道庄周是名士,纷纷赶来吊孝。
庄周死后的第七天,忽然来了一个年轻的书生。这人无比俊俏,身穿紫衣,头带黑帽,带着一个老仆人。自称是楚国的王孙,当年曾经和庄周有过约定,要拜庄周做老师。所以,今天特地来拜访。
楚王孙见庄周已经去世,连说:“可惜啊!”连忙取出素色衣服穿上,并要求服丧一百天。
田氏刚开始推辞,然而和楚王孙一番交谈之后,发现其不仅长相标致,而且谈吐高雅,心里不知怎么就有些心动,答应下来。
之后半个月里,草堂中间摆放着庄周的灵位,楚王孙在左边房里住下,田氏每天都会和王孙搭话。一来二往,二人眉目传情,竟然彼此都有了感情。
田氏悄悄地叫来楚王孙的老仆人,问道:“你主人有没有成亲?”
老仆人回答:“没有成亲。”
田氏又问:“你主人要找什么样的女子才肯成亲?”
老仆人说:“他曾经和我提过,如果遇到像夫人这样美丽的女子,他就心满意足了。”
田氏一听,眉开眼笑:“我求您老人家做媒人去说合,如果王孙不嫌弃,我情愿嫁给他。”
老仆人摇头,很为难:“他也曾经和我说过,虽然爱慕夫人,但是碍着师生名分,怕让人说闲话。”
田氏露出无所谓的样子:“你主人和我丈夫只是口头约定,算不上师生,而且这里偏僻,谁会说闲话啊?您老人家定要促成这件事!”
老仆人答应了她。
第二天,田氏再次叫老仆人进房,问他结果如何。老仆人摇摇头,说:“不成!不成!”
田氏很奇怪,忙问:“为什么不行?难道你没有把昨天那些话和王孙说清楚?”
老仆人回答:“我都说了,可我主人说得也有道理。他说夫人的容貌,当然没话说,没有进行拜师礼,也可以不算师徒。但有三件事不好办啊!所以不能成亲。”
田氏连忙问:“哪三件事?”
老仆人慢慢道出原因:“我主人说草堂里现在摆着一口棺材,我却和夫人拜堂,于心不忍。二来庄先生与夫人是恩爱夫妻,他又是个德才兼备的名士,我的学问不如他,害怕夫人瞧不起。三来我的行李还在后边,没到这里,没有钱做聘礼筵席的费用。因为这三件事,所以不能成亲。”
田氏听后,如释重负:“原来是这三件事呀!都不必担心。棺材没有生根,屋后还有一间破房空着,把它抬进去就行。第二件,我丈夫哪里是个德才兼备的名士呢?不过是些虚名罢了,上个月,他独自在山下行走,遇到一个寡妇,就调戏她,抢她的扇子。而后又把那扇子带回家来,让我撕碎了。临死前几天,我们还吵了一架,又有什么恩爱啊!你主人不同,他年轻好学,前途不可限量!第三件也好解决,我自己做主嫁他,谁还要聘礼呢?这里有私下攒的二十两银子送给你主人做新衣服。你再去说说,如果王孙愿意,今晚就拜堂成亲。”
老仆人收下她的二十两银子,很快传来好消息,说王孙答应了成亲。
田氏马上欢天喜地脱下孝服,换了一套彩色的衣服,叫老仆人找来附近的村民,让他们把庄周的灵柩抬到后面破屋。晚上草堂内灯火通明。两人拜堂完毕,手拉手走向洞房。
刚走了几步,楚王孙忽然倒在地下,双手捂着胸口,喊着心口疼。田氏急忙问:“你这是怎么了?”
王孙疼得说不出话,奄奄一息。
老仆人十分焦急,告诉田氏:“这是小主人的老毛病,每一两年发作一次,无药可治,必须用活人脑髓和着热酒让他吞下去,才见效。以前每次发病的时候,楚王都派人取死囚的脑髓给他服用。如今在山里,哪里有死囚?他没有救了!”
田氏不假思索地问:“不知道死人的脑髓能用吗?”
老仆人回答:“太医说,死了不到四十九天的,也可以用。”
田氏一听舒了口气:“我丈夫才死二十多天,为什么不开棺取他的脑髓呢?”
于是,田氏让老仆人伺候王孙,自己找到砍柴用的斧头手提着斧头,一手提着灯笼,来到后面的破屋里。田氏把灯笼放到棺材盖上,双手举起斧头,向着棺材劈去。只一斧头就劈开一块木头,又一斧头下去,棺盖就裂开了。
棺盖一开,庄周一面叹气,一面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田氏被吓得两腿发抖,斧头也失手掉到地上。
庄周说:“夫人扶我出来吧!”田氏没有办法,只好扶他从棺材里出来。庄周提着灯笼,田氏跟在他后面,一起往前面走。田氏知道房里有人,所以胆战心惊。进房一看,楚王孙主仆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田氏虽然感到奇怪,却也放下心来,对庄周解释道:“从你死后,我一天到晚地想你,刚才听见棺材里有动静,希望你复活,所以拿斧头劈开棺材。谢天谢地,你果然复活啦!“
庄周听了,说:“多谢夫人的情意了!只是,你守孝没多久,为什么穿着彩色的衣服?”
田氏解释说:“开棺见喜,我换了彩色的衣服,图个吉利。”
庄周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棺材为什么不放在草堂里,却扔在破屋中,难道这也是图个吉利?”
田氏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庄周又看了一眼满桌的酒菜也不再说别的,只叫田氏热酒,庄周放开酒量,一连喝了几大杯。田氏不知好歹,甜言蜜语,想哄庄周上床休息。庄周已经喝得大醉,向田氏要来纸和笔,写了四句诗:
从前了却冤家债,你爱之时我不爱。若重与你做夫妻,怕你巨斧劈开天灵盖。
田氏看了这四句诗,满脸羞愧,哑口无言。
庄周又对她说:“我让你看两个人。”随后用手向门外一指。田氏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楚王孙和老仆人走了进来。转过头来却发现庄周不见了,再回头看时,连楚王孙主仆都不见了。这才明白一切都是庄周分身变化的法术。
田氏精神恍惚,感到没脸见人,解下腰带,悬梁自缢了。
庄周之后回来见田氏死了,就解下她的尸体,用劈破的棺材盛放了她自己靠着棺材坐下,随手拿起一个瓦盆,边敲边唱道:
大块无心兮,生我与伊。我非伊夫兮,伊非我妻。偶然邂逅兮,一室同居。大限既终兮,有合有离。人生之无良兮,生死情移。真情既见兮,不死何为!伊生兮拣择去取,伊死兮还返空虚。伊吊我兮,赠我以巨斧。我吊伊兮,慰伊以歌词。斧声起兮我复活,歌声发兮伊可知!嘻嘻,敲碎瓦盆不再鼓,伊是何人我是谁。
庄生歌罢,又吟诗四句:
你死我必埋,我死你必嫁。我若真个死,一场大笑话。
大笑一声之后,庄周打碎了瓦盆,放了一把火,把房子点着了,和棺材一起化为了灰烬。
从这以后,云游四方终身没有再娶。

03PART ONE有人说,婚姻能使人老了之后有个伴。
这个话道理是有的,但前提是,你要确定那个人会在你年老了之后还活着,或者还和你一起处着。
爱情剧中,常常结束在最美好的状态:
男主和女主终于在一起了,他们终于牵手了,终于结婚了……让人看后对爱情向往不已。
然而,比较少人会去想:然后呢?然后就一定好吗?也许……也许……而且,所谓的【好】究竟又是什么呢?
李宗盛在接受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节目的独家专访中谈到:
男人不是女人的避风港,女人不要认为男人是什么都能做到的,女人的快乐是要自己寻找的。“人生里面很多事情是无能为力的,男人也做不到。

当你人生的浪打来的时候,或许你老公甚至比你还慌,但他没法跟你说,两个人在一起,每一个人的快乐要自己负责。
虽说这话听起来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讲的解套词,但是却又不无道理。无论男女都适用。

04PART ONE来我们这个平台的很多人,常常会问自己的姻缘,有的问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有姻缘,有的问此刻的姻缘能持续多久,有的问如何挽回当前的姻缘……
其实,美满和谐而又长久的姻缘,本来就是很少的。
姻缘的产生,都是累世接触的人,种下的果。我们会接触很多人,种下很多因果,因此,本来能从一而终,美满和谐的两个人相处,就会比较少。
因为我们种下的因果中,不好的居多。就算是好的,也不见得都是长久的姻缘,更何况,有些人还不珍惜。
你爱这个人,不见得人家就如同这般的爱你。你期望长久,不代表对方就想要长久。你希望美满,不代表真的可以美满。
因此,如果你真的希望自己的人生是自由的,就不用去刻意追求姻缘的来去,也不必追求拥有自己孩子,或者期待生活中的其它有的没的。
如果它来了,就接受,期间尽力的惜福惜缘就可以了。
如果没来,就没来吧,生活有太多其它的感受,你该仔细去体会,去领悟。
如果本来有的,后来又没有了,就没有吧,要知道那只是生命中的一段故事,而我们并不是为了这个活着。

很多人生下来就被导入了一种生活模式,年轻时该如何、年老时该如何、结婚、生子,好像成了必然的事情。不做,就会变成“不应该”。甚至有人觉得这些事情不发生,好似就抬不起头,这种想法是不必要的。
这些事,和别人无关;和生存无关;和好坏无关。

故,你自己决定就好。

今天这篇文章,并不旨在唤醒孝心和结婚好坏,而是希望每一个与佛有缘的人,对于自己的人生能有另一个角度的看法和准备。
你希望中拥有这个拥有那个才会好的人生,有时候未必会是你想象中的走向,所以,与其筹谋了半天,最后得到的结果与美好大相径庭,不如一开始就保持随缘的心态,针对任何人,任何事。
无论结局是怎样,都要相信这是最适合自己的安排(因果使然),并且学会感受每种安排中对你有所增益的部分,学会欢喜的接受,而不是强求一定要如何如何。
“随缘”这个词,在佛法中是一种智慧,在生活中是一种潇洒。
《还珠格格》有一段歌曲……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
我们在这里祝愿大家,都能潇潇洒洒、随缘、自在。

公众号:大天空(jixsky)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大天空”
找到自己

修行方法点击阅读原文

庄子又名什么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