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疯子论坛(卖车卖房,砸1000万只为拯救审美,这可能是全南宁最疯狂的90后)

电脑疯子论坛

一不开心就想买买买,一开心也想买买买,都买成千手观音了,还有人不知道大家说的那个有钱的马爸爸是谁吗?

作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中国首屈一指的富豪Jack Ma,这一个让你足不出户买遍全球的男人不仅让我们在支付宝种树、在淘宝养鸡,还跑到淘宝保护野生动物,每天光是做公益就够让全国上下忙得团团转。

如今,马云的微博名称是:“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做起了扶持中国乡村教育这桩“赔本买卖”。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一句话,“我对钱没有兴趣”。这句被大家调侃了好几年的话现在看来并不是玩笑,有钱任性的马云身体力行的诠释了这一句话——「做个有钱人,开心就花钱,不开心就烧钱。」

是的。世界上最玄幻的事,就是你永远不知道有钱人会把自己的钱花到哪里去……

就在广西南宁,有一个叫张冬贵的90后,也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哪怕是对“办公室”这种和人朝夕相处却千篇一律,大家都报以“能用就行”的地方,却被他硬是花了一千万打造出了一间“神仙办公室”。

01

1000万的神仙办公室到底什么样?

1000万意味着什么?
或许你们和我一样,根本感受不到这个数字的巨大。

1000万可以买500000杯奶茶,假如一杯奶茶20元,一周喝四杯,那么你可以喝2604年,也就是从西汉末年喝到今天都喝不完…….

一千万可以买1000个IphoneX,假如你一年换一支手机,那也够用10辈子了…

一千万还可以买11111双AJ、33333支YSL口红,看200000场电影…….

对于白墙灰桌格子间,有张桌子就能办公;随便一张A4纸就能当笔记本,能出水就算笔的我们而言,一千万捯饬一间办公室,我们可能真的不知道原来钱可以这么花。

这间巨资打造的办公室其实更像一座充满灵感激荡的设计收藏馆。

打造这间办公室的90后,熟识的朋友都叫他阿贵,但他更喜欢别人称呼他为张生。

从事室内设计多年的张生,穿梭于国内外各大先锋设计展览。在大环境的熏陶浸润以及先进设计知识的积累下,具备前沿设计理念与眼光,凡事都讲究极致的他,甚至还会跟自己过不去。

办公室前后装修了一年,他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面面俱到,包括壁纸的一个小角,地毯的一块拼接口。

他与深圳“超级平常”团队合作经过一年时间的打磨和调整,把原本的单层变成了复式——原本的280平方,变成了500平。渐渐地,原本逼仄的空间被打造为极具设计感的双层复合式办公室。

可以见得,他对设计有多执着。无法忍受在毫无设计感的环境下办公的他,为了想要属于自己的办公空间,也为了收藏自己喜欢的家具。先后两次搬迁,终于拥有了这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格洛伊”(CROYO)。

办公室进化史

▲办公室1.0到3.0

这里有从全世界搜罗而来的现代家具经典之作,有为每个员工量身定制坐一天都不会累的椅子,饿了有一柜子的零食。

“让员工为在这里工作而感到骄傲,为在这里接待客户而感到自豪,他们也非常乐意并骄傲的诉说这里的故事。”——张生有他的坚持。

目光所及,单是办公室的德国Interstuhl品牌的Silver椅子,单价就将近8万块。

Vitra的大象椅和组合沙发, Arper的休闲椅,MATSU的办公桌,Steelcase的办公椅以及Magis陀螺椅, Seletti的猴子吊灯。连桌子上的小摆件——HAY的多边形组合盘,也价值不菲。墙上的装饰画,也都是有作者签名的原始版本。

张生的眼里,设计无价。
这间办公室承载的不仅仅是他的公司,更是他对设计的全部热爱和追求。
为了热爱,什么都值得。
    
诚然,他不与自己妥协打造的办公室得到了美国IDA设计大奖,许多媒体的争相报道。

如果比起他给公司搭建的办公室所花的钱,他花的另一笔钱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 创办广西设计周。

02

烧钱,以一种前所未闻的方式

创办首届广西设计周能有多烧钱呢?

▲点开视频,看广西设计周一路走来

在没有商家冠名、毫无政府背景,得不到任何政策补贴的前提下,邀请嘉宾、接待参展商、租赁场地、展位设计、布展物料、特装物料、宣传推广…….无一不写着两个字:烧钱!

很多人这时候要说,一个成功的商人即便是买下一架私人飞机一座海岛,也就像我们买一杯奶茶一样日常吧?那花个几百万办个设计周,又能有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为了认真干好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背后是一个九零后怎样毅然决然卖房卖车的咬牙坚持,你会不会突然理解,“其实梦并不遥远,只是我们不敢一意孤行?”

03

人生不疯一次,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七

广西有设计吗?或许有,可用一句话来形容呢——“光是生存,就已经拼尽了全力。“广西哪里有设计”“原来你们也会弄这些东西啊?”…承受不被理解的痛苦,每一个设计师的咬牙坚持都近乎是垂死挣扎。

热爱设计的张生也曾向外求索,在北上广,在米兰,在德国,他看到Vitra,看到Arper,看到这些国际顶尖品牌对设计的执着和梦想;看到这些作品身上凝练的时代之美;外面的世界固然好,新潮的设计,前卫的思想…….    

为什么广西就不能拥有这些呢?

始终站在设计行业一线的他,每每去北上广和国外看设计周,和许许多多的本土设计师一样,他的内心或许都经历过从赞叹到羡慕、遗憾的复杂感受。

辗转过几个大城市,他始终从事室内设计相关的工作,直到2012年,他告别了深圳回到南宁创办了格洛伊,开始创业,并致力从事设计工作。

创业初期并不顺利,家里人极度反对,业务上也接连碰壁。

从办公家具做起的他,去北上广采购家居材料,对方一听是广西来的客户,眼神瞬间变得意味深长。像是在说:“啊?原来你们也知道用这些东西啊!”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这种事,他心里有点堵。

他知道南宁地处西南,设计创新氛围差,设计行业也相对落后。

可他不甘心。
他的想法也从“为什么广西就不能拥有呢?”变成了“为什么广西就不配拥有呢?”
至此,一颗种子在他心里落地生根。

他知道自己的势单力薄,可也想凭一己之力,为广西设计环境带来改变。

要改变广西设计这块大荒漠谈何容易,可他始终不愿服输,为给大家提供更多学习交流机会,培育和挖掘广西本地设计人才,他创办了”格洛伊学院“,引入卓越尖端的设计思维和视野,分享设计知识,为设计师和企业提供资源和交流的平台。

格洛伊学院上线后,每堂分享课座无虚席。一张张求知若渴的脸,坚定了他的心。

这个不服输,执拗而有冲劲的张生和自己卯上了劲儿,埋藏在心底的渴望终于探头发芽。

他始终相信,总要有人出力为广西设计去做些什么,去给予外界对我们的一个全新的认知,哪怕现在看不到什么结果,却也能为我们下一代的设计师培育一个良好的设计环境,耕耘一片肥沃的设计土壤。

而他的内心也不断向他发问:「既然总要有人去做,那我可不可以是那一个?」

▲张生(左下角身着白色衬衫)和他的团队

04

不怕千万人阻拦,只怕自己投降

张生并没有富得流油,实际上,他为了筹备设计周卖掉了自己住了10多年的房子,甚至背着一大笔外债。

这个时候,他只是个普通的创业者,靠着积攒下来的积蓄,决定去做「这件总要有人去做的事」。

万事哪有那么顺遂,这件看起来吃力却不讨好的事,自然遭到了家人的极力反对,他得不到家里的一分支持,有的只是不断的阻拦和施压:「即使总要有人去做,为什么偏偏要是你?」

也许每个人都知道这种感受,当最亲近的人都不能理解你的时候,心中的犹豫与彷徨不断盘旋:「对啊,为什么偏偏要是我呢?」

张生不是没有一丝想过退缩, 可目睹着现状,他无法视若无睹,退缩与不甘在心中持续拉锯。

最终还是对这座城市难以言喻而又无法割舍的情感占了上风,他咬咬牙做出了决定——「既然总要有人去做,那我就可以是那一个!」

广西从没有设计周,要其使其从无到有,看似是一个疯狂的举动,所幸,一个“疯子”总会吸引更多“疯子”,在这条路上他遇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同路人:格洛伊的副总经理边凯征和设计总监李艺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们一个,北漂多年,人脉丰富;一个旅居海外,实力非凡。
他们志同道合,都想要为了自己的家乡”硬气“一回。

05

当你all in,整个宇宙都来帮你

举步维艰的时候,少开甚至倒贴工资都是小事,李艺连筹备许久的婚礼都因此匆匆完成。

边凯征则紧锣密鼓的搭建”广西新设计“平台,整合广西优秀的设计文创资源,同时努力寻找着更多的同路人。

事实上,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尤其是设计周最后的筹备期间,整个公司四十多号人全身心投入其中,为「这件总要有人去做的事」竭尽全力、不舍昼夜,一起向前冲。

广西从来没有设计周,摆在现实中的问题比预想中的还要棘手。资源人脉极度匮乏,更何况提出这个想法的,还是一个90后。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里说的好“只要你心志坚定,宇宙都会助你一臂之力。”

边凯征想到了自己多年的好友——Fabio Rotella,米兰设计周总监,北京设计周发起人之一。

无疑,在缺乏浓郁设计艺术气息的广西从零开始,策划一场完美的设计周,是十分艰难的。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多次拜访,交流,阐述理想和初衷,这名55岁的意大利知名设计师被感动了。

有了重量级人物操刀,广西设计周也算有了保证,张生和团队有了些许安心。

但更大的问题在于,即便如此,还是没人觉得这事儿靠谱。

没有先例可供参考,招商无人问津,效果没人看好,觉得他们在做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很多人似乎根本就对设计周没有兴趣,好坏随它去,甚至有人认为这就是一场以设计周为噱头的无聊炒作。

在这个把情怀当幼稚,把执念当疯狂的年代,很多人不理解、不信任,只是以看客的心态进行围观,不愿意共同去推动这件看起来不那么靠谱的事。

但张生和他的团队愿意,并且相信还有其他人愿意。

整个团队以一种ALL IN的状态在全力以赴。他们一次次向众人介绍广西设计周的理念,跟客户反复打电话沟通,前往各地拜访庄瑞安、季春华、叶浩辉等等知名人物,请求他们来做论坛嘉宾,张生则动身去北上广,寻找洽谈优质商家。

这个不愿妥协的团队经常在办公桌前睡去,醒来看着还亮着的电脑,接着工作。
沟通、争吵,不放过一次磨合的火花,不错过每一次思维的碰撞。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06

这一次,为广西硬气一回

2018年11月24日,首届广西设计周如期开幕。
整座场馆的搭建都凝聚着张生和整个格洛伊团队的心血。

再难啃都没想过放弃,既然已经破釜沉舟,不如把一切做到极致。
他给每个展位进行了补贴,搭建材料都要上好的,以求完美的视觉效果。

除了展位,论坛也是设计周的重要组成部分。
“论坛,就是要坐得舒服,坐得舒服了,才会听得舒服。”张生这么想。
论坛区的椅子,单价都接近千元。

这群跟自己较劲、为梦想一意孤行的前行者,以肉眼可以见的速度在烧钱。

经历这一路的“风雨飘摇”,张生和他的团队心中始终忐忑。

当场馆大门打开,看到人流如潮水涌入展馆,张生和每个参与筹备的伙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执念和情怀战胜了现实。
终于,终于,能为家乡和梦想硬气一回!
展馆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为期3天的展览,人流如织。
每个嘉宾的论坛都座无虚席。

人们倾听着,嘉宾们分享着,彼此都沉浸其中。
有的嘉宾兴致所至会讲到超时,但全场没有一个听众离开。
北上广同行来看展亦有之,看完后都是微笑着的。他们说,广西设计周是广西城市设计迈出的第一步。

关于首届广西设计周,很多人都说很好,也有人说不好。
场馆太小,过于集中,不够多元,云云。
但他们都忘记了,这城市设计的第一步,来自于一个创业者的“灵光乍现”;
来自于筹备者们对城市和设计的爱和痴狂;
来自于他们对情怀和执念的笃信和坚定。
他们也忘记了,他们曾经管这群人叫做”疯子“。
而这群疯子的平均年龄,只有28岁。

首届广西设计周圆满落幕。
格洛伊的办公室也得了美国IDA设计大奖。
张生和格洛伊公司的伙伴们依旧”疯狂“。

他们说设计周不仅要办第一届,还要办第二届,第三届,第很多很多届。
但奇妙的是,觉得他们是”疯子“的人越来越少了。
别总质疑:梦想能当饭吃么?
如果梦不能赚钱,那就赚钱来养梦。

因为,情怀和梦想,本来就是个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东西。
这不,格洛伊已经开始筹备2019设计周了。

你确定不想来看看么?

文 | 野川 荻
图 | 野川 荻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电脑疯子论坛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