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自珍是哪个朝代的(写给一个即将逝去的朝代的挽歌)

龚自珍是哪个朝代的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远方 沙宝亮 – 远方 –>
1
有一个笑话,说是有个土豪的儿子,在历史课上睡觉,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圆明园是谁烧的?这孩子一脸懵逼,但还记得声明:不是我烧的!
老师气不过,打电话给土豪:太不像话了!你家儿子今天在历史课上居然说圆明园不是他烧的。
土豪赶紧说:老师,我那孩子学习是差点儿,但绝对是个实诚孩子,他说圆明园不是他烧的,就一定不是他烧的!
不过,如果这位老师打电话给一个叫做龚半伦的学生的家长,也把上面的话说一遍的话,这个学生的家长肯定会说,老师,对不起,圆明园就是我家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带着洋人烧的!
这位倒霉的学生家长就是龚自珍。(当然,圆明园是不是真的就是龚自珍的儿子带八国联军烧的,还存疑,我们姑妄看之)。
从上面这个故事我们也可以知道,龚自珍生活的时代,清王朝已经走到了它的末路,否则也不会被人烧了圆明园。
一般来说,每个王朝的末世总会出现一些先知先觉的人。比如明末的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清末的龚自珍,康有为等。
尽管龚自珍非常清醒地看到清王朝已经进入“衰世”,就像西边的太阳一样,快要落山了;所以他想通过自己的诗作和著述来惊醒世人的沉梦,呼唤改革。梁启超说他“举国方沉酣太平,而彼辈若不胜其忧危,恒相与指天画地,规天下大计”,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俗话说得好,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这样一来他就不可避免地要陷入痛苦了。

2

尽管龚自珍天纵奇才,且少有大志,但仕途却一直不怎么顺溜。一直到道光九年(1829年)才终于考中进士。
而且他在殿试对策中还学王安石“上仁宗皇帝言事书”,将高考作文写成一篇《御试安边抚远疏》,在文章中他议论新疆平定准格尔叛乱后的善后治理,从施政、用人、治水、治边等方面提出改革主张。“胪举时事,洒洒千余言,直陈无隐,阅卷诸公皆大惊”。
按理来说这是一篇满分作文,但考官曹振镛是个有名的“多磕头、少说话”的官场老滑头,不作为,或者少作为,尽最大可能减少犯错的机会。所以他以“楷法不中程”,也就是作文的字迹很潦草,不美观为由,将龚自珍的作文置于三甲第十九名。所以龚自珍没机会入翰林,仍然当着那个那个叫做内阁中书的闲差。
有才而又不被重用的人牢骚当然比较盛。
终于,在道光十九年(1839年)的春天,龚自珍因为不断写作政治不正确的文章,以致遭到当权派的排挤和打击。更重要的是,他还得罪了他的直接领导,于是领导不断给他各种小鞋穿。
龚自珍感到非常不爽,所以决定辞官不干了。
他的辞职信是这么写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当然,关于他的这次辞职原因还有另一个版本的说法,但为了保持龚自珍的伟光正的光辉形象,这里不说也罢。
孰料这一辞职,倒辞出了龚自珍诗歌创作生涯中的一个高潮。中外历史上能跟它相提并论的可能只有著名的“波尔金诺之秋”了。
1830年秋,因求婚成功而喜悦万分的普希金赴波尔金诺办理财产过户手续,不料该地爆发霍乱,他不得不在当地滞留三月。尽管,诗人正常的行程被打乱,但他却在金色的秋天文思泉涌,创作出《别尔金小说集》,完成了《叶甫盖尼·奥涅金》以及一系列长诗和戏剧。
1833年的秋天,普希金再次回到波尔金诺。美好的秋日再次令他妙笔生花,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他创作了包括小说、诗歌在内的大量作品。“波尔金诺之秋”也就此成为作家创作丰收时节的代名词。
我们回头来看龚自珍。
龚自珍道光十九年四月二十三日(1839年6月4日)离京。9月又自杭州北上接还眷属。两次往返途中,龚自珍一共写下了315首总题目叫做《己亥杂诗》的诗,占龚自珍留存下来的八百多首诗作中的一小半。

3
这组《己亥杂诗》中,有两首诗最为大家所知,一首是小学语文教材中已经出现过的《己亥杂诗》(其二百二十):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另一首就是今天要跟大家说的《己亥杂诗》(其五):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先翻译一下:

浩浩荡荡的离愁别绪啊!随着西斜的落日向远处延伸,离开了北京,马鞭儿向东一挥,就感觉人已在天涯一般。
我辞官归乡,就像那从枝头上掉下来的落花,但它却不是无情之物,即使化成了春天的泥土,也还能起着培育下一代的作用。
诗的前两句写出了诗人矛盾的心理:
尽管官场生活让人厌烦,尽管这里雾霾严重,但毕竟在这里已经工作生活了几十年,毕竟自己许多可以交心的朋友也都还留在这里,所以心里还是有点不舍的。
另一方面,一想到马上就可以逃离令人桎梏的樊笼,诗人的心情又是愉快的。
诗人就是这么忧伤着,不舍着,同时又快乐着,一路纠结不已。所谓“既有白日西斜,又有广阔天涯”是也。
诗的后两句,诗人更是把自己比作落花,来表决心,“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既是对亲朋故旧的一个交代,更是对自己内心的一个交代:我虽然脱离了官场,但是你们放心,我仍然会关心着国家的命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的,如果国家有需要,只要一声召唤,我就会立马就会贡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在中国,爱国之情最易激起人们共鸣的一种感情,也因此,这两句诗也就成了传世名句,经常被人们在自己的文章和演讲中引用。
可惜,离开京城后不久的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九月,龚自珍突患急病,暴卒于江苏丹阳,他的“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愿望终究成空,而大清也没有任何悬念地灭亡。
而今来看,这组《己亥杂诗》更像是龚自珍写给即将逝去的大清的挽歌。
图片来自网络

龚自珍是哪个朝代的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