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辅助翻译(计算机辅助翻译技术到底用不用教?)

计算机辅助翻译
在一些学术会议,以及翻译沙龙等场合,经常听到有专家发言说,计算机辅助翻译其实不用教,也有人说,我们学校从来不教计算机辅助翻译,但是我们的学生到了工作岗位上,自己就能学得很好。
 
今天在群里,也有专家提出一个问题,说,如果是两个翻译硕士的毕业生,一个是翻译的功底好,但是技术不好,另外一个是翻译的技术好,但是翻译的功底不好,用人单位会要哪个呢?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回答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有不同级别的学校,为什么要有学校的存在?学完了小学初中,还要进入技工学校,或者高中或者大学继续学习?我想这方面的原因大家都清楚——学校教育,比起自学来,有其独到的优势。
 
进入信息时代以来,尤其是互联网的普及之后,我们发现,一个人只要拥有了电脑,拥有了上网条件,他就拥有了人类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知识,但是互联网并没有把学校给打败,学校依然存在。我想学校的意义主要在于这这些方面,第一,提高知识传递的效率,让有经验的人把经过长期摸索积累起来的经验或者掌握的知识,直接传递给学习者,不用没有经验的人重复发明车轮;第二,学校教育可以教给学生更全面,更体系化的知识,避免出现信息的孤岛;第三,学校教育可以让同龄人聚在一起,充分研讨,激发创新的火花。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古代文明,其创新的速率,都远远低于当代,这其中,与信息流通不充分,学习知识的人无法聚合到一起,有着明显的关系;第四,学校教育可以批量生产适宜社会化协作的人才。
 

教学的存在同时还是可以强制性地传播某些相关的技术和知识的方式,如果不存在学校教育,可能有的人毕生都不知道存在某种技术,更遑论学习掌握它了。其实,若不是翻译硕士专业的发展,提出了对翻译技术教学的要求,而且若不是这几年技术传播人员大力地传播宣传这样的技术,恐怕群里的很多人根本不会讨论计算机辅助翻译要不要教的问题——原因就是,他们恐怕还不知道存在计算机辅助翻译这样的技术呢!
 
我们应该看到,对于绝大部分的知识,如果缺乏相关的教学,极少有人能够无师自通,只有天赋异禀的人,才能够独立了解相关的知识或者独立做出发明,创立一门学问。有的专家说,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其实和Word一样,用着用着就会了。但是这些专家可能不知道另外一个说法,那就是80%的Word用户,其实只知道它20%的功能。而恰恰是那些他不知道的功能,有可能会对生产力带来极大的提高。这方面的案例不胜枚举,比如最最简单的,Word的修订功能,2000年的时候,我是在我所在的学院办过专场讲座的,这一技术传播开来,大大提高了毕业论文审稿的效率;又如Word的“大纲”视图模式外加主控文档子文档的功能,用于拆分合并长篇文稿;又如邮件合并功能用来调取数据库打印各种规范表格;又如巧妙利用文字框的“文字流”功能实现特定的文字排版;又如利用Word的通配符快速整理不规范的词汇表用于CAT术语库;又如利用Word的替换等多种功能巧妙实现译文的双语逐段对照……。这些技巧,如果没有教学(直接的教或者是启发式、探索式教),恐怕80%的用户一辈子也不知道能这么做。市面上大量的Word技巧书充分说明了,“简单”如Word,也需要学习,需要教。只不过这个教育学,可能不是传统的方式。
 
任何专业技术的学习,尤其是要想达到专业的水平,其学习过程,如果不是通过精心设计的教学来完成,而是纯纯粹靠自学,往往会浪费时间,走弯路,甚至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这方面我想举计算机辅助翻译传播出去的一个典型案例,那时候很多刚刚接触计算机辅助翻译的人,发现术语库非常有用,于是,非常兴奋地拿出大量的时间,废寝忘食地尝试将各种词典转换成术语库。比如有的网友就将某著名品牌的电子词典的专业词典,不辞辛劳的转换为能够导入到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术语库当中的词条。不肖说,这样做,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实际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因为术语表不等于词典,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术语学中的一个基本原则,但是对于初学者来说,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悟到。这样一种认知,如果不是通过教学获得,而是通过实践自己摸索获得,那么就不能不说是一种时间上的巨大浪费。
 
回到到底是选翻译能力强的毕业生,还是选技术能力强的毕业生那个问题。我要说,这其实是个伪问题。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翻译的能力的培养,需要十数年的功夫。而翻译技术能力的培养往往只需要几十个学时,加上一定的实践就可以,所以用人单位在选择人才的时候,自然倾向于选择翻译能力强的人,因为,用人单位能够负担得起翻译技术的培训,却负担不起,把一个本来没有能力做翻译的新人重新培养为合格的翻译。我们永远不要忘记技术是锦上添花的,他不能够雪中送炭。
 
我们也不要忽视,当技术好的能力的人达到了一定的数量,具有了一定的规模,就会带来变革。这就好像是,在1980年代,电脑刚刚开始应用到各个生产领域的时候。那时候只是个别的专家使用电脑。整个社会的信息应用无法展开。而现在在看各行各业,没有了电脑,简直无法工作。原因很简单,当别人都会某项技术,而你不会的时候,你就会被抛弃。翻译专业的毕业生也一样,当市场上80%的毕业生,在毕业的时候,在离开校门的时候,都已经掌握了一款或者数款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了解了利用翻译工具进行项目管理,提高翻译效率的时候,而你却不知道,那么,即使你的翻译能力更好,你也很难向用人单位证明,你是更好的人选。
 

如果在技术方面真的做到了融会贯通,其实是会带来创新研究能力,设计出好的课题的。这一点,从我本人申报的各级课题中,还有从我这几年指导翻译硕士做的一些研究课题也可以看出来。如果仅仅靠自学,掌握了某一两款软件的基本用法,是不可能设计出这样的研究课题来的,也就无所谓创新了。
 
最后,我谈一谈个人的一些经验,我从1990年代末期开始使用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到现在已经用了十六七年。我个人熟悉的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有四五种,虽然不多,但是其中两三种是精通的。正是由于精通这几款软件,同时也精通Word等办公工具的操作,所以我感觉到在应用的时候我能够融会贯通,将很多高级的功能结合在一起,提高我的翻译效率。根据一些翻译论坛上发言和帖子的记录,大致能够判断,我是最早将西班牙的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Deja Vu介绍到中国来的人,在我掌握了这款软件之后,我第一时间将基本操作流程手册翻译成了汉语,并且放到了网上。翻译中国网站的创始人高明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款软件,尝试之后,马上在他的公司里推广使用,同时在他的网站论坛上开辟了一个专栏,讨论这款软件的用法。从这款软件的传播过程可以看出,主动的传播和教学,对于用户了解并掌握这款软件的应用,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而且直到最近,我仍然时常有新的发现,仍然能够摸索出新的方法,当我有了这样的经验,我也感觉,有必要、有义务,传播给其他人。有时候我想,也许我刚刚摸索掌握的某一个技巧,可能别人以前也摸索到过,但是由于他没有出来传播这个技术,所以我也就没有了解到,这是很可惜的。孔夫子所言,诲人不倦,可能描述的就是这种心理:明明可以通过教授简化认知的过程,优化认知的结果,却缄默不语,无动于衷,还说他们自己学得来——非夫子所为也。
 
西方有句谚语,一知半解很危险。我不止一次地了解到,有对CAT掌握不充分的人,因为操作失误,而无法导出译文;有人误删除了项目,却不知道利用尚保存在电脑上的翻译记忆库恢复译文;有因系统宕机导致翻译项目无法打开,无可奈何……。这其中的大部分问题,如果有了合格的教学设计,曾经研讨过,就不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而任何学问,如果全凭自学,缺乏认知明显高出一个甚至几个层次的明白人指点,就极其容易造成知识孤岛。这既是为什么不参加标准的学校教育难于成才的原因:你可能凭自学掌握了不少东西,但这些东西很可能缺乏系统性,构不成知识的网络,也就无法激发出创新……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想告诉广大尚未接触计算机辅助翻译工具的人,CAT这个东西很好学,或者告诉期待掌握这方面知识并进行相关教学的老师,说它不需要在学校里教,那么,最好是在你已经充分的了解、充分使用这样工具的情况下再这么说。而一旦你真正的了解了这样的工具,同时思考一下教学的意义,你恐怕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又:文章写到这里,我们似乎该回去想一想,到底什么是教学?全世界的中小学乃至大学,教学都在经历一场变革。满堂灌式教学早已不是主流。教师提出问题、学生研讨、课堂讨论总结——这样的翻转式教学法,越来越呈现出它的优越性。顺便一提,这篇文章(Word统计字数:3820字),是我根据提纲,用讯飞语音输入法在我的平板电脑上,直接口授输入到了微软的OneNote软件里。然后,等我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它就自动同步到了电脑上,稍加编辑,我将它传到网上,供大家参考。也许,读到这里,有的读者会感到好奇,自己去摸索,尝试使用讯飞语音输入法,尝试使用OneNote,自动同步你的文章。而在互联网的帮助下,你很快会找到相关的帖子,迅速掌握这样的办公方法——很好,在我的翻转式教学模式下,你掌握了一门新的技术。如果没有这样的提示,我敢说,有相当一部分人,再等一年、等五年,也未必知道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的方法,可以如此高效地写文章。不要否认,这种启发就是教学的开始,而那些带着好奇的心自己搜索掌握了这个小技巧的人,也是最理想的学生。同样的,在我们的翻译专业里,当你告诉学生,有好的翻译技术工具大家应该使用,请自己去摸索,掌握之后来一起做项目,这,也是教了翻译技术。当然,如果你的技术掌握得好而全面,能够给学生以启发,他们会非常感激你的。
 
觉得好,请赞赏这篇文章,我也会很感激的。:-)

计算机辅助翻译相关文章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