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朝凤的故事(粵樂《百鳥朝鳳》的故事)

百鸟朝凤的故事
這首署名呂文成先生作曲的《百鳥朝鳳》(也有稱《百鳥朝凰》),大半個世紀以來,在大陸甚少聽聞;近來與香港資深粵樂研究家、黑膠唱片收藏家鄭偉滔先生談及此曲,鄭先生也說甚少聽聞此曲,更未能查出呂公本人曾否將此曲錄了唱片(按鄭先生說,一般呂公作曲,必然會錄唱片的)。鄭先生說呂公另有作曲《百鳥和鳴》,是其成名之作。另,資深粵樂研究家李肇芳先生回憶,自小在上海,家中藏有大量呂公、尹公的黑膠唱片,《百鳥和鳴》及《百鳥朝鳳》是見過其曲譜,但也未見過《百鳥朝鳳》的唱片。
 
事緣1983年,由廣東省民族民間音樂研究所牽頭主辦《民族音樂家呂文成先生誕辰八十五周年學術研討會》,在研討會之前及之後一段時間,任職於研究所的粵樂家黃家齊先生多次奔走於滬港兩地,目的是從當地唱片公司之舊存檔案中取得一些呂公的錄音原音帶供出版紀念(不少原音帶是金屬質地,均須用現代退鏽技術處理後才能重新出版)。黃先生在港拜侯呂公之誼子馮華先生,馮先生親自交給這份《百鳥朝鳳》手稿給黃先生,後黃先生則親自交代我將此曲錄音。記得這曲我曾先後委托喬飛先生、李助炘先生配器,兩個版夲都使用過。我拿到這手稿分析,覺得旋律起伏有致,音樂形象生動活潑,雖然只是骨幹音,但完全能感受到曲中散發出來的意趣,內心真的佩服作曲者的寫作技巧。一時未有找到呂公演奏範夲或其他音響資料作學習參照,衹好根據自己的理解,在演奏弓指法上儘量作一些按排、裝飾,並加上了鳥鳴聲,等等。目的就是要將曲中的意趣表現好。
 

余其偉先生教學用手稿

1983年呂公學術研討期間,推出了幾張呂公作品的唱片,印象中有中唱廣州分公司及太平洋影音公司的,是由廣東省民族民間研究所主持並分配給各位演奏家演錄不同曲目,當時我奏了《下山虎》、《恨東皇》、《櫻花落》幾首。這首《百鳥朝鳳》則是稍後再錄的,由廣東民族樂團伴奏,袁德明先生執棒,大陸及香港唱片公司都有出版發行。
 

余其偉灌録的《百鳥朝鳳(凰)》唱片

2004年任職香港演藝學院,教學中,同學們很喜歡此曲。前幾年,先後有兩位隨我主修高胡碩士課程的同學(李家謙、麥嘉然),在其畢業音樂會上選用了《百鳥朝鳳》。
 
近日在網路影像中偶然見到有臺灣的粵樂家王英哲等數位樂師在樂社(私夥局)玩此曲,他們用反線奏;用反綫音色柔中帶亮,取音方便,能减少遠距換把而産生的技術難度。而我及同學們則喜用正線奏。鄭偉滔先生認為用正線使曲調明亮高昂,較有張力,會更好表達此曲的意趣。
 
自從八十年代中、後期,此曲有了演奏及唱片傳播後,認識此曲的人也漸漸多了。至1990年已見到由廣東省民族民間音樂研究所編、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的《呂文成廣東音樂曲選》收入此曲。上海音樂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本人編著的《中國廣東音樂高胡名曲薈萃——余其偉編注演示版》一書,也收入此曲。好曲必然會讓人喜愛,與讀者們分享此曲背後的一些故事,希望呂公的這首粵樂《百鳥朝鳳》,傳播得更廣遠。

請欣賞:余其偉演奏《百鳥朝鳳》

長按二維碼,關注廣東音樂圈,瞭解更多廣東音樂故事。

百鸟朝凤的故事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