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首都经济圈(机会来了,环首都经济圈将成为新的增长极)

环首都经济圈
环首都经济圈面临的问题和出路

最近河北疫情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继石家庄、邢台实行封城措施之后,廊坊也出台了封城令,前几天还在纠结进京难的燕郊、香河、固安的北漂打工人,可以安心在家上班了。住在河北,在北京上班的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开发商为了买房,还给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双城生活”,但是,虽然双城,有不同的特点,这种生活并不是很快乐,主要是路上堵车的时间太长了。
所以,这个问题,在疫情期间,因为要采取必要的防控促使,就显得更为突出。破解这个问题的关键和出路,还是要从振兴当地产业上下功夫,建设城市群,而不是沉迷于双城生活。一个核心城市发展的过快,而周边城市建设不起来,就会造成热岛效应。因此,环首都经济圈被提上日程,也是一个必然的选择,是历史发展赋予的机会。
2010年的时候,河北省就公布环首都经济圈战略,涿州、涞水等13个县、市、区因临近北京划入环首都经济圈规划范围内。当然,首都经济圈,必然会得到北京的支持和协助,北京也多次提到交通一体化,北三县与通州副中心“四统一”建设的方案,除了打通多条进京肠梗阻道路之后,北京地铁将延伸至河北的规划也上报国务院。

最近,这几年,环首都经济圈进展,也是有目共睹,从京冀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到河北13县建设环首都经济圈;从“010”区号拟进河北,再到河北在环京地带打造三座新城,京冀正加紧布局首都经济圈。一石激起千层浪,已经酝酿多年的环首都经济圈概念,终于在河北省的主导下走上了前台。但是,由于这次的环首都经济圈只有传说中的七环线上的13个县,与原来的大北京战略还有不小的差距,让人感到喜中有忧。
一、 成败在于北京模式的调整
美好的想象,宏伟的蓝图背后,是不是河北省的一厢情愿?环北京贫困带的问题终于提到了河北的规划上,但是我更愿意看到北京方面对环北京地区发展的规划,北京应该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河北省高层领导表示,将“举全省7000万人口之力”,将环首都经济圈建设作为第一战略。河北省更计划在环首都经济圈中发展特区建一个全封闭的城市带。对这个特区,“将给予比深圳更优惠的政策”。

北京已经跻身世界最发达城市行列,但是为北京发展输血的河北地区却长期陷入发展中状态,这显得有些不公平。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河北地区为北京的发展和环境保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北京在项目上和产业上却一直是河北省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并且一直压得河北抬不起头来。河北往前追一步,这不但是河北这么多年为北京发展不遗余力的回报,也是为了让北京能够活的稍微轻松点。
河北省计划整合廊坊市北三县(包括三河、大厂、香河)建设京东新城,整合保定的涿州,以及张家口的怀来地区分别建设京南新城和京北新城。河北省内其他环绕北京的县将发挥自身优势,着力建成高标准的特色功能区和人口达到30万人以上的中等城市。在沿海地区,河北将加快建设曹妃甸生态城、黄骅新城、北戴河新区、乐亭新区等新城(新区)。
“环首都经济圈”据称是要借鉴首尔与东京经验,这些经验的主体无疑是韩国的首都首尔与日本的首都东京。如果借鉴经验,环首都经济圈的决策主体理应是北京,而不是河北省。但是做简单的经济分析就可发现,河北省的经济大市是省会石家庄市、东北部的唐山市与南部的邯郸市,这些城市都不在现有的环首都经济圈内,希望在落后的城市地区承接全球产业和技术转移只是河北省一厢情愿的设想。

我们应当明白,只有13县的环首都经济圈根本就不能解决北京面临的“无出海口、沙尘暴、水资源缺乏、环境污染”等问题。北京目前的城市人口已经超过城市用地承载力,北京的重化工业很有转移的必要,冀中南沿海城市群发展恐怕对北京更有意义
北京在迅速扩张的过程中,造成了诸多遏制其发展的关键问题。北京在追求更大、更强、更高的过程中,已经把城市建设的越来越表现出大城市病的症状。
北京常住人口已达2300万,按人均250立方米低水平计算,在南水北调已经完成的今天,仍有15亿立方米的缺口。可持续发展被公认是区域发展战略的最高统领,作为国家首都,文化城市,北京应当切实叫停的资源耗费型的城市扩张模式。
二、北京摊大饼模式可以叫停了
有人说,这个“环首都经济圈”实体尚未诞生就已沦为一个概念泡沫?从河北省宣布这个消息之后,燕郊、涿州等河北卫星城的房价就曾经多次上涨,最高的时候,燕郊的房价上涨的近4万元。
有关方面也多次透露,北京至河北燕郊、廊坊的轻轨建设的消息。河北省确实也有实施13个县市交通基础设施与北京全面对接的计划,推进京涿、京廊、京燕、京固等城市轻轨建设,加快进京、环高速公路网建设,打造10分钟到半小时交通圈。轻轨对接北京,各个方面已“达成共识”这个也是事实。

据报道,对于河北来说,不仅高铁、地铁、轻轨及77条公路和北京全部对接,13个县市固定电话区号全部改成010。但是,这几年来,不幸的是,这一切最终演变成“环北京开发商”的炒作盛宴。环首都开发商们抓住机会曾多次掀房价上涨风。
距北京45公里的香河,前几年在北京人的印象中只是一个能买到便宜家具的集散地。后来,万科、绿地等国内品牌房企纷纷进驻,使得香河一举成为置业热地的风向标。
对很多在北京工作的北京人和“北漂”人来说,香河的房价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香河县斥资50亿元,与北京公交、通讯、医疗、教育等优质服务资源全面对接,真正实现与北京同城一体化发展,并迅速成为汇集上百万人口、城市化率达到80%以上的首都卫星城,全力打造“北京后中心”。
环首都经济圈的发展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北京的发展上,北京的大城市病已经把北京推到了首堵之城的地位。环京地区城市如果寄生在北京的身上,那么不但会拖累北京的发展,自身发展也会步步为艰。河北省一直的口号是服务首都,这本没有错,但是要把首都经济圈建成北京睡城,就是战略性的错误了。

环首都圈只有承担首都社会经济功能转移,特别是北京产业调整的任务,才能不但分担北京的压力,也能为自身的良性发展打开一条通道。环首都圈的城市,要有自身发展的资源和产业结构,有自己的城市结构和社会环境。
环首都经济圈的经验样板是离北京较近的燕郊与涿州,河北省渴望通过建设环首都经济圈,能够有效承接首都产业转移和功能分散,接受首都人才、技术、信息等高等要素的溢出。
但是,燕郊、固安与涿州并没有成为首都产业转移、功能分散的目的地,以首钢为代表的企业搬迁目的地唐山并不在这个环首都经济圈内。而与环首都经济圈相比,北京市各区县也都纷纷在建立人才创业园区、科技成果孵化园区等,环首都经济圈竞争优势何在?
而所谓的燕郊、固安与涿州经验,不过是依仗当地离北京交通便利,当地开发房地产市场带来的GDP增长,这些地方正在成为北京的“睡城”,人们只是在这里居住,而不是生活,更不是在这里工作。

河北省计划未来随着环首都经济圈的成型和发展,将其打造成为整合全球资源的战略平台,广泛承接全球产业和技术转移,建设成为全省最开放的地区,通过梯度辐射带动河北全省又好又快发展。
但是,有专家分析说,河北省的经济大市是省会石家庄市、东北部的唐山市与南部的邯郸市,这些城市都不在现有的环首都经济圈内,希望在落后的城市地区承接全球产业和技术转移只是河北省一厢情愿的设想。而所谓的全球产业、技术转移在中国更多的是大规模制造业的转移,这些又必将与环首都经济圈所谓的新兴产业、人才创业园区、养老休闲等规划发生冲突。
北京的摊大饼模式不成功,加上周边河北的13个县大饼摊的越来越大;其对资源和环境的掠夺更是积重难返。河北的发展应当为北京承担部分社会经济功能,让北京在文化政治方面多做文章。如果河北仅仅成为北京人的社区功能,那么这个环北京圈就成了死结。
河北的环北京圈的设立,不仅仅是涿州、固安、燕郊的规模化的扩大,而应当是区域化的成长,包括更远一点的保定、石家庄、沧州、衡水、秦皇岛、唐山、承德、张家口等地市的发展。这些地区应当成为北京调整经济结构和发展科技产业的基地。
要让环北京经济圈动起来,发展好,应当有个大的指导性规划,有一个北京、天津、河北的协调机构,要有大战略、大思路、大胸怀。

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放眼全国,当今备受瞩目的热点城市群主要有:大北京圈、珠三角地区、长三角地区、大武汉城市群、长株潭城市群等。
从目前来看,长三角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做得最好,上海的很多工业企业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向周围地区进行了转移,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上海产的工业品其实可能就是在浙江、江苏地区生产的。
而珠三角的城市一体化发展最快,在广东经济迈向国内老大地位的过程中,广州市的发展并没有像北京那样摊大饼似的成为畸形城市,反而带动珠三角地区当年的一些小县城,甚至一些乡镇、村庄都一跃成为了响当当的工业基地。珠三角城市群的成功给大北京圈的发展提供了可供学习的经验,最近该地区的同城化及无线城市建设更让我们看到了区域经济圈发展的广阔前景。
广州佛山两地同城化建设是一个样板,广佛共同构建“广佛经济圈”的方案可以推广。两地共享基础设施、交通网络、金融资本、人才教育、科技信息和市场服务等资源,实现联系紧密、产业联动和功能互补,加快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城市化进程。而发展现代服务业以及电信产业已经成为广佛同城化建设的启动热点。

比较起来环绕北京的河北、天津、内蒙、山西等地区,并没有因为北京的突飞猛进而被带动起来。相反,却出现了北京增长速度越快,北京周边地区的经济差距越大的情况。有人把这种现象比喻成热岛效应,形成了北京周边地区人才、资源、项目、投资像北京集中的现象,环北京贫困带由此生成。
从那2020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发展指标看,在前十的GDP指标排名中,北方城市只有北京入选,其他全是南方城市。对比南方城市的成功经验,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感慨:大北京的发展必须建立在区域分工、资源共享、协调合作、共谋发展的基础上。任何一个地区的好都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后的好,北京也一样,一个形成热岛的北京市不仅仅会陷入发展中的囚徒困境,而且会让周边地区变得更加迷茫和不知所措,甚至闹出血拼房地产的乌龙战。北京必须要有大北京的观念,第三要有符合区域经济发展条件的科学的规划。
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北京人口大概只有600万左右,如今增长到2300万,这么快的增长速度难免让一个城市受不了。从科学发展观的角度看来,北京绝对不适宜居住这么多的人口,何况现在还在继续膨胀。事实求是地说,北京到了做减法的时候了,虽然这听起来似乎很怪异,好像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北京是一个多中心的国际化大都市,并且还在以摊大饼的方式继续扩张。实事求是地说,大都市都建成为多中心城市显然有多个不合理的地方,河北的环首都经济圈值得考虑的问题还有很多。(原载《安家》杂志,本文有删节修改)【本文由“马跃成”账号发表于2021年1月14日】

环首都经济圈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