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一体化(南北方差异如何解决?区域经济一体化何以破题?听听三位大咖怎么说)

区域经济一体化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全球经济停摆,经济全球化陷入危机。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生产生活秩序迅速恢复,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打造经济发展的“升级版”也迎来了新的机遇。在此背景下,如何加快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为区域经济注入新的活力成为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

6月10日,“功成于韧——大变革时代的中国信念”2020新浪财经云端峰会邀请中国建设银行原董事长、东北亚经济研究院院长王洪章,国家发展改革委前财政金融司和发展规划司司长、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徐林,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副主席、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肖金成三位嘉宾就“后疫情时代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议题展开讨论。

王洪章:

坚持经济全球化永远是产业链完善的主要方向

后疫情时代,产业链如何重构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王洪章在讨论中表示,疫情对全球产业链和区域产业链都造成了冲击,特别是由于受到交通和信息方面的影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在贸易和投资方面都非常不畅。因此,目前来看,完善国内的产业链条既有必要也恰逢其时。

王洪章表示,产业链齐全才不至于被别人“卡脖子”,完善我们自己的产业链,形成自循环,是解决我们当下问题的唯一且最有效的办法。但长的产业链还需要国际上的配合,还要走经济全球化这条路。所以,坚持经济全球化永远是产业链完善的一个主要方向。

产业链的进一步完善需要注意什么?王洪章指出,首先产业链要和产业相结合。目前在以资源为基础的多个衍生产业,特别是钢铁、制造、农业等方面,我国的传统产业优势较为明显。不过,在传统产业上,我们的产业链条总体还处在低端水平,所以高端产业链方面我们还亟需补短板。与此同时,传统产业技术的科研能力、科研水平还比较低,有很大的开发空间和技术创新空间。在产业链的延伸当中,要充分利用好现有的技术。

近年来,战略新兴产业在我国方兴未艾,现在从头来搭建战略新兴产业完整的产业链,形成新的优势,还有巨大的空间,并且可以与传统产业更好的进行衔接。王洪章表示,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延伸战略新兴产业的产业链,需要有新兴的产业集群区,比如像上海、南京、合肥为支点的高科技发展集群。

此外,战略新兴产业在产业链延伸过程当中还要坚持改革。一是行政、司法管理方面的改革,为解放生产力打造一个好的环境。二是土地和人口政策的深化改革和调整,可以使新一代的新兴产业不至于像传统产业转型那样遇到体制、机制各方面的障碍,包括司法方面的障碍。

谈及产业链延伸和完善的过程,王洪章提出,产业链的完善有一个建立的过程,产业链的延伸要走稳、走实,不能求快。在全球化可行的条件下,产业链处于良好的发展态势,才可以促进产品、技术、人才、资本的全球流通和水平提高。

徐林:
加速环渤海湾大湾区开发 缓解我国南北差异问题

谈及后疫情时期的全球产业链,徐林认为今后我们可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原本基于全球化构建的产业链可能会遭到破坏。各个国家可能出于自身的战略考虑,对原来基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与投资的产业链的分布进行人为的分割。徐林表示,如果说疫情对我们产业链的断裂产生了影响,这种影响或许只是短期的,因为疫情结束之后,经济得以恢复,产业链也是可以恢复的。

在谈及区域规划政策时,徐林直言有三点值得我们检讨和反思。第一,我国区域政策的空间尺度过大。他以“西部大开发”举例称,由于“西部”版图非常大,几乎占据国土面积的50%,实际上不可能用一个政策、一个尺度去衡量、实施,因此,制定区域规划政策的难度是非常大的,而且可能效果也不一定非常好。

与此同时,我国区域政策过于碎片化。“一方面我们有尺度非常大的区域规划政策,同时还有为各个省甚至为一个省内的某个区甚至某个县,戴不同帽子的非常具体化的区域规划和政策,而且这种区域规划和政策也是由中央部门,特别是像国家发改委这样的部门来负责牵头编制的”,徐林表示。此外,我国也尚未真正建立起区域协调发展的体制、机制。

徐林同时表示,过去实施的各种区域发展战略和政策,改变了区域差距扩大的一些趋势。但是在新的时期,区域差距扩大的趋势又有了新的特征,主要表现就是南北方的差距在扩大。对此,徐林建议将环渤海湾大湾区的一体化的开发、开放作为国家战略纳入国家的“十四五规划”,或许可以缓解我国南北方存在差距的问题。

肖金成:
国内应探索跨行政区域建立供应链
 

作为区域经济领域的专家,肖金成长期关注区域发展和区域合作的相关问题。肖金成指出,在研究区域发展时,他发现影响区域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行政的分割。

对此,他进一步解释道,我国的行政区是历史形成的,随着历史的发展行政区从大到小,分割得越来越细。这种分割实际上影响要素的流动,影响了区域的市场,也影响了区域的发展。受疫情的影响,国际的供应链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不仅是国际贸易,国际的供应链也受到很大冲击。

肖金成表示,应对疫情,我们要建立国内的供应链,而这实际上就要跨行政区。“比如原来用的是外国的零部件,疫情影响,外国的零部件来不了。我们能否在国内建立国内的布局。比如东部沿海生产某产品,能不能把零部件的生产在国内建立新的国内供应链,在西部或者中部建立生产基地,实际上有利于我们在国内的发展。”

此外肖金成还提到,疫情之下,我国的国际市场受到冲击,国内市场也应该突破行政分割。在疫情背景,要发挥国家大、人口多的优势。14亿人消费水平的提高,就意味着市场的扩大。█

▼往期相关阅读▼
独家!招行钱端法庭初次交锋 合同纠纷案开庭缘何不予直播?
事件的来龙去脉仍需经法律程序理清,投资人能否打开“心结”?
  金华银行风波不断:深陷千万贷款骗局 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丨金融法眼
没有非法占有骗取贷款的故意?看看法院怎么说

—END—

区域经济一体化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