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说着玩的(夺回两院与白宫,川总不是说着玩)

那是说着玩的

海湖庄园,象党精英金主大会上,川总正式朝敌营掷出长矛,放出话要帮助保守派夺回中期两院以及下一届白宫。
川总脾性世人皆知,以他言出必行的风格,肯定不是说着玩。首先他有这种能力,其次从退居后不降反升的支持率看,环顾美地,惟有他具备挑翻伪驴的强大实力。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这个重要的大会上,麦龟与彭斯都被踢出局,并且川总还不忘狠狠地揭了他们怯弱的伤疤。这俩人其中,麦龟隐蔽的立场早就被川总识别,瓜众也看得真切;彭斯多少仍带点迷惑意味,就像一周前,其助手刚向伪媒透口风,说川总与曾经搭档的关系比外界猜测得要好太多,彭第一个孙子出生时,川总还特意发电祝贺,交情融洽云云…结果直接被打脸。很明显,川总毫不含糊,想要取得终极胜利,得先清除象派内部投机分子,他这几个月也在努力做这件事。
眼下美地,或明或暗有着两套权力体系。一个是川总以民意为基础的象派势力,另一个则是败灯团伙通过强奸程序正义窃得的行政权。且与历史中的驴象相争不同,这次完全可以说是正与邪的决斗。
两方孰弱孰强,暂时不太好判断。虽然川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但败灯毕竟是台面上通过认证的统领。当然,可以肯定一点,川总现在行动起来已经比身居白宫时更为自由,也安全得多,这将使他更富有战斗力。原因无它,沼泽怪物该暴露的全都暴露出来,再不用担心有谁会在关键时刻捅刀。套用塞翁失马的逻辑,谁说不是上帝重新给川总和美地一个新机遇呢。
敢下这样的结论,没有谁比川总更适合与沼泽怪物对峙。换作常人,很难说不会与它们勾兑在一处,但起码也是放弃追责,转身跑去挣大钱了。顿悟的人是需要感谢川总的,如果他当时只是用四年来名利双收,那也就没有现在遍布全球的被唤醒的民众。这可是份大幸运啊。稍有良心都无法否认,川总与那些自私自利的政客根本不同,或因信仰,或因担当,或因善良,他从未放弃为美民争权的事业。要说美地真能被他拯救回去,那在整个历史中将无人能够望其项背。
抛开个人得失不论,不说他的四年被围攻,薪资只拿一美元,名下财产缩水近三分之一多。只说乐观积极的一面,他现下何尝不比呆在白宫里更舒畅,只要他愿意,大可在影响美地政坛走向同时,享受逐步夺回失地的成就感。海湖庄园多好,在船员们眼中俨然比白宫更像白宫。
虽然也必须承认,川总要达成既定目标,会遭遇空前的阻力,窃选的事情它们都干得出来,就不用怀疑它们依然会延用下作手段。但比起被困在白宫的川总,游荡在野外的川总更难对付。就四十七个州正在进行的修补选举漏洞的举措,以及大选风波州被揪住的作弊铁证(其中多猫腻可联网的大料终于被挖出),完全能够感知到川总在其中给予的巨大推力。
当然,大选规则只是川总反击的一步,更重要的,是得在更多的美民面前揭开伪驴面具。我是这样认为:美地现在已经没有所谓的驴派,所以我称之为伪驴。因为客观说,左与右各有其优势,谁当选,都是票民意志的体现、社会的一个选择。但伪驴暗手干得超越边界的事情已经太多太多。
譬如败灯最受唾弃的非法移民政策。理论上与现实都一样,只要“国家的形态”依旧存在,就找不到任何用纳税钱吸引及供养非法移民的理由。就算美地是移民国度,立法前提也是得引进优质移民,这个原则任何一个国家都几近相同,差异只在评估的机制上。而败灯团伙的阴谋里面,连一丝防范风险的职责都没有,只是任由非法移民稀释主体公民,再圈养来充当为固定票仓。这对它们好处简直太多,既符合平权口号,又能借此往传统票民身上捞钱,再加上有意制造的歧视混乱,以此打压更多人的权力。
参照黑人群体自林肯之后到二战时的变化就能清晰看出,但凡有人被福利奴役,他们以及子孙就难以脱身。回到奥黑及败灯眼下,当正常人不敢讨论黑人劣行时,伪驴的政治目的就已达成。
前几天有个视频,靠着平权分配到大学的黑人学生,像猩猩一样嘲弄、干扰正在学习的白人学生,那状况多么讽刺。那些疯狂的黑人学生权力凌驾于他人之上、自由侵犯他人自由,而不自知。且幕后黑手也就容许这些行为局限于某处,例如它们就不可能开放到白宫,还要用铁丝栏围着。就算有个别尝到特权的人驾车冲击它们的领地也不用担心,毕竟力量小至能够掩盖,甚至美媒帮着隐藏掉信息,绝不让公众去深挖背后的原因。
伪驴当然不会主动来招认,黑命贵、安剔法这种街头爪牙正是它们圈养的,专门用来搅乱局势的。必要的混乱对伪驴有好处,它们可以借此巩固力量,然后大肆宣扬白人至上的危害,最后再狠狠收割他们一笔。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败灯增税的钱从哪里来,不是税民产出,难道从天下掉下来?再往深处细究就更可憎,对付传统票民有黑命贵,对付传统票民支持的又有安剔法,如此再看它们故意将川总描绘成川特勒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话说回来,这些问题我们看得到,川总肯定也看得到。只是如何破除伪驴的“正确形态”,无论是象派上层还是民间团体,都还没有出现有效的策略。因此保守地预期,也就只能先夺回两院,再从联高法着手改正,最终与行政形成一道,美民的困境才能得以扭转。
在此之前,认知到美地政坛已经堕落得不成模样才是首要条件,这点恐怕还要靠伪驴继续兴疯作恶、彻底让更多正常的美民死心,方能如愿。不要认为它们没有取缔第一、二修正案的手段,也不要低估它将大法官驯为看院狗的决心。否则,以他们未尝过铁拳的天真样,根本识别不了它们的底线在哪里——原本它们就可以没有底线,怎么可能轻易被识别呢?
稍稍值得他们庆幸的是,倔强的川总挡在他们前面。并且相较大选前,川总在获知敌手底牌的同时,也务实了许多。夺回白宫的话他只是说会有一个象派统领,没有特意强调他自己,这对凝聚象派成员、提拔新秀是十分有利的。换作从前,他可不会如此谦逊。可见川总心里再明白不过,他需要得到更多的支持。
其实说到底,伪驴并不强大,只是它们相对团结,就如败灯内部初选支持率,与川总的百分之九十多没法比,更何况咕咕鸡可以忽略不计的百分之二。但它们就是能够融到一处,按剧情发展,连那百分之二的咕咕鸡都能够推得上去。这点,太值得象派效仿了,再有因讨厌川总而投给伪驴的,那只能说,他们的行为比伪驴还恶。
而诸多船员挺川之外要做的,也就是先拉回那些反川象派,其次才是去争取中间派,给败伪们抽上几鞭。如果只是眼巴巴哪怕内心坚定地坐等川总回来,那这姿态还真不配、也等不来美好结局。

往期文章:

大货车的奇幻漂流
败灯没领盒饭,川总仍在加油

美国强大的秘密,却被太多人选择无视

那是说着玩的相关文章

赞 (0)